走进阿勒泰:享受西部雪乡最美时光

 来源:    []

简述:   如果风景也有情感,不知它对于旺季时倾慕者接踵而来,淡季时“门前冷落”的强烈反差会作何感想?位于新疆北部、拥有喀纳斯这一“人间净土&rdqu

  如果风景也有情感,不知它对于旺季时倾慕者接踵而来,淡季时“门前冷落”的强烈反差会作何感想?位于新疆北部、拥有喀纳斯这一“人间净土”的阿勒泰地区,早早地从10月底就展开了长达半年的冬天,和夏秋季节游客熙熙攘攘的壮观景象相比,冬日的阿勒泰被厚厚的冰雪覆盖,缺了游人的热捧,稍显落寞。可如果你此时走进阿勒泰,反而能好好享受这西部雪乡中的最美时光,因为厚重纯白的大雪让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此时阿勒泰就是用这种最极致的美来回报在这稀落季节依然踏雪而来的人们,为大家编织出一个个难忘的雪乡印象。

喀纳斯月亮湾。喀纳斯月亮湾。

  雪乡印象之喀纳斯

  关于喀纳斯,已有太多传说。喀纳斯夏秋的美自不必多说,可冬日里会是什么模样?从阿勒泰市出发前往喀纳斯那4个多小时的曲折路程中,触目所及那广阔的草原和连绵起伏的山脉被厚厚的白雪完全覆盖,眼前如纳尼亚传奇中的童话美景有一种清冷素净的美感,那石头上的冰雪像极了一朵朵雪蘑菇,松树被染成了一株株白色的雾凇,这些特别的景致自然成为一片白色之中的亮点。

  来到喀纳斯,林海雪原中更已是一片白茫茫,那著名的月亮湾、神仙湾、卧龙湾的蓝绿湖水亦一律被冰封,只能大概从形状上瞥见其独特的风采。在从栈道往下步行探访喀纳斯湖的路途,怀抱着一份期待和向往,每往前踏出一步,就似乎越接近圣洁的所在,一路无语,周遭安静得只能听到心跳的声音,偶尔有松枝不堪冰雪重负迸发一声脆响,打破了这份宁静。惊喜地发现,虽然冰雪神奇般地凝固了一切,但喀纳斯湖依然流淌,湖面上氤氲雾气笼罩,呈现一种朦胧的美。

喀纳斯湖喀纳斯湖

  雪乡印象之禾木

  “中国十大秋景”的禾木村这几年已经被摄影师们拍了个遍,也一举捧红了禾木旅游,家庭旅馆、餐厅在小小的禾木村中一字排开,每到秋天更是一房难求。但冬天的禾木却是真正属于当地人的,大山深处的图瓦人都回到了小小的村庄中避寒,他们乐于“猫冬”享受天伦之乐,过着最原始简单的生活。

  在低至零下40摄氏度的日子里,禾木村里耀眼的黄色木房全都变成了童话中可爱的白色小屋,尖屋顶上一层厚冰雪像是奶油蛋糕一般盖下来,与露出来的黄色窗门形成强烈的色彩对比。即使在大白天里,当地人也不愿意到屋外来的,禾木安静得似乎没有人居住,每到饭点,小屋的屋顶便会升腾起白色的炊烟,才让你嗅出一点人间烟火的味道。

  乘坐马爬犁上山顶平台观景是居高临下俯瞰这童话世界的好办法,站在几百米的平台上,山谷中的禾木村全都成了袖珍缩微版。见了大批人马长枪短炮地前来,禾木村的图瓦人也乐得凑一回热闹,穿了民族服饰上山来秀起了他们拿手的冬季运动——大弓射箭、赛马叼羊等绝技,还兴致勃勃地示范起了马背上的相亲节目——姑娘追,看得大家连连拍手叫好。

图瓦人家图瓦人家

  雪乡印象之图瓦人

  说着图瓦语、穿着蒙古族服装、过着汉族节日的图瓦人一直充满着神秘感,阿尔泰地区也是新疆图瓦人的唯一聚居区。好奇之心人皆有之,来到图瓦人的聚居地,当然很想去探访一下他们的家。到了冬天,图瓦人都将家从毡房中搬出,住进了小木屋内,过起了美满的小日子。

  在喀纳斯地区,到图瓦人家访是一个旅游项目。从冰天雪地的户外推门走入图瓦人的客厅中,屋内烧着的火炭已将室内烘烤得无比温暖。主人家自然是热情款待,长长的桌子上放了各种奶疙瘩、奶酪、酥油茶等小点心,身着蒙古族服装的男主人拿出马头琴和“苏尔”琴奏出民族乐曲,女主人和着放声歌唱,一时间屋内欢声笑语。

  窗外,可爱调皮的图瓦人小孩吸引了我的注意。剪着独特发型的孩子们脸被冻得通红,却不甘于被厚厚的衣服束缚,拿起一根棍子和铲子便当成武器,对着照相机摆出各种战斗的姿势,或许是他们身上流淌着蒙古武士的血液吧,小小年纪骨子里带着的那份威武已经让人不可小觑。

编辑:李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