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农民被艾滋8年 妻离子散生活没着落 农民被艾

 来源:    []

河南农民“被艾滋”8年。2004年,河南省镇平县农民杨守法被诊断为艾滋病,直到2012年才发现被误诊。8年多的“被艾滋”生活,致使今年53岁的杨守法孤身一人、病痛缠身,生活也没有着落。
  2004年,河南省镇平县农民杨守法被诊断为艾滋病,2012年9月5日,杨守法在南阳市第一人民医院看病时,无意间第一次得知自己并非艾滋病患者确诊艾滋病8年后,竟然奇迹般地“康复”了,河南农民杨守法不相信这是命运开的玩笑。
  目前,相关部门确定了初步的补偿方案与杨守法进行沟通,包括为杨守法新建房子等,但具体的赔偿数额还没有确定。
  河南省疾控系统的相关专家表示,对杨守法的赔偿,是首例该类的赔偿事件,在赔偿处理工作中,基层政府和杨守法还需要做好协商,达成意向,既要满足杨守法的合理诉求,也要于法有据。
  一些专家表示,在过去艾滋病筛查机制并不十分完善的情况下,类似杨守法这样被误诊的案例也许还存在,因此这一事件的处理应当合情合理合法。
  检测为何会闹“乌龙”?又该如何进行补偿?记者进行了采访调查。

河南农民“被艾滋”8年。2004年,河南省镇平县农民杨守法被诊断为艾滋病,直到2012年才发现被误诊。8年多的“被艾滋”生活,致使今年53岁的杨守法孤身一人、病痛缠身,生活也没有着落。
  2004年,河南省镇平县农民杨守法被诊断为艾滋病,2012年9月5日,杨守法在南阳市第一人民医院看病时,无意间第一次得知自己并非艾滋病患者确诊艾滋病8年后,竟然奇迹般地“康复”了,河南农民杨守法不相信这是命运开的玩笑。
  目前,相关部门确定了初步的补偿方案与杨守法进行沟通,包括为杨守法新建房子等,但具体的赔偿数额还没有确定。
  河南省疾控系统的相关专家表示,对杨守法的赔偿,是首例该类的赔偿事件,在赔偿处理工作中,基层政府和杨守法还需要做好协商,达成意向,既要满足杨守法的合理诉求,也要于法有据。
  一些专家表示,在过去艾滋病筛查机制并不十分完善的情况下,类似杨守法这样被误诊的案例也许还存在,因此这一事件的处理应当合情合理合法。
  检测为何会闹“乌龙”?又该如何进行补偿?记者进行了采访调查。

编辑:潜意识